<dd id="3e6ef"><track id="3e6ef"></track></dd>
        <em id="3e6ef"><acronym id="3e6ef"></acronym></em>

        <li id="3e6ef"><acronym id="3e6ef"></acronym></li>
        <button id="3e6ef"></button>
          您所在的位置:康巴傳媒網 >> 文化 >> 康藏文化 >> 瀏覽文章

        越走越荒涼

        甘孜日報    2024年05月07日

        ◎嘎子

        我朝平房走去,很快就看見了達瓦拉姆與另一個我不認識的男人坐在陽光下,他們指著一群嘰嘰喳喳的小雞又說又笑。我站在他們面前時,達瓦拉姆才抬起頭,對我很淡地笑了一下,,很不自然。

        她說:“你回來了?!?/span>

        我瞇著眼,抵擋著越來越強烈的陽光的直射,想說的話全咽進了肚里。

        她說:“你看你看,我們喂的小雞可不可愛?”

        她說“我們”二字讓我很不舒服。我苦笑了一聲,說:“是可愛?!?/span>

        我看看那男人,黑紅粗糙的臉,說明他是本地人,年齡不小了。頭發是卷曲的,很好看地卷成波浪,在太陽下閃著黑油油的光。他朝我咧嘴一笑,臉上的皺紋很深很柔和。

        達瓦拉姆介紹說:“朗卡嘉措老師,從甘孜師范調來的。曾經在這一帶當過知青?!?/span>

        我同他握握手,心里很冷。他臉上還是笑,說:“你是從省城插隊下來的吧?達瓦拉姆說起過你?!?/span>

        達瓦拉姆說:“嘉措老師很有才華,笛子吹得好極了。等一下,讓你欣賞一下我的琴伴奏他的笛子,簡直美妙極了?!?/span>

        我說:“我現在口渴死了,想喝點熱茶?!?/span>

        “來來來,”嘉措老師拉著我,說:“去我家喝茶,我剛打了一大桶酥油茶?!?/span>

        他的屋子很簡樸,卻很干凈。茶桌書桌都擦拭得發亮。我注意到墻上貼了一幅水墨山水畫。那個年代,很少有人畫這種黑山黑水了,這幅畫卻畫得很傳神。高大威風的雪山由大團的水淋淋的墨汁襯托,山下點點牛群,飄著炊煙的帳篷,沖進風雪中的牧羊狗。我細細地看著,說:“你畫的?”

        達瓦拉姆搶著說:“嘉措老師只幾筆就畫出了,我看著他畫的?!彼蹆乳W動著對這個成熟、漂亮男人的崇拜。

        嘉措笑了一聲,說:“我在寨子里看了你畫的壁畫,那才是真正的好畫?!?/span>

        我沒開腔。她同嘉措老師嘻嘻哈哈說著什么,我一句也沒聽清。我默默的灌茶,想壓住心內不斷上涌的難受的滋味。我第一次品嘗那種滋味,那是一個男人對另一個男人的妒忌,兩個男人之間還站著一個可愛的女人。

        他也看出了我的難受,說:“怎么?我的茶不好喝?”

        我苦笑了一下,說:“我很累了,想回去休息?!?/span>

        他哈哈一笑,說:“累了,就睡在我的鋪上。不用客氣,達瓦拉姆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?!彼c達瓦拉姆相視一笑,我看出了那眼光中的異樣。

        我說什么都得走了。

        達瓦拉姆站起來送我,我們默默無言地到了校門口,她才低聲說:“嘉措格剛死了妻子,他還要供養兩個孩子?!?/span>

        我說:“他的負擔真重?!?/span>

        達瓦拉姆沉默了一會兒,才說:“我想幫助他?!?/span>

        我輕聲一笑,說:“你就幫他吧?!?/span>

        她說:“你不生氣?我看得出,你很生氣?!?/span>

        我真想哈哈大笑。不過,我十七歲的心還是傷透了,我真想找個地方大哭一場。不過,此時我得平靜,像什么事也不會發生似的對她說:

        “隨你的吧。你想幫助人家,我生什么氣?”

        “我想嫁給他呢?”

        我沒回答了。我怎么說呢?那可是我第一次愛上的女人呀。我很痛苦地笑了一聲,說:“我想回家睡一覺,頭痛得厲害?!?/span>

        上課的搖鈴聲響了起來,她說:“該我上算數課了?!?/span>

        我沒理睬她,把很冷的背脊對著她,走出了校門,走向寂靜的田野。

        她在我的背后喊:“什么時候,一定來學校,聽我和嘉措格合奏北京的金山上!”

        公式

        好幾天,我都像生了場大病似的,渾身無力,腦袋里空蕩蕩的,什么事都不敢想。每天出工收工,我都要朝小學的方向望,我盼著從學校門前彎彎曲曲伸過來的小路上,能有達瓦拉姆輕快得像在舞蹈的身影。

        路上只有幾個放學或上學的小學生,蹦跳著突然穿進金黃色的麥浪,突然又穿出來,身上似乎也染了層金黃色。

        我的心里卻是一片陰暗。

        回到冷冰冰的屋子,甲嘎似乎也在故意冷落我,埋頭喝茶吃東西,或躺在鋪上把一支紙煙抽得雪亮。他不與我說一句話,問他舒適什么,他冷冷地盯我一眼,又回頭吸煙,噴出滿屋辛辣的煙霧。

        就是二十多年后的今天,我也難以說清埋在心中的那種酸苦的感覺。第一次品嘗到那種感覺時,真的有些茫然不知所措。我真想找個信得過的朋友好好地傾訴。那一天,我距離十七歲還有十多天,我的生日是六月五日,剛過兒童節不久。我很小的時候就感謝母親把我生到個好日子,兒童節還在回味,生日蛋糕又吃開了。

        我在喝加了堿的又苦又澀的濃茶時,對甲嘎說:“讀中學的時候,你有沒有念念不忘的女同學?”

        甲嘎冷笑了一聲,沒回答。他在吸煙時,我還是看出了寫在他臉上的心中的秘密。他盯著煙霧裊裊的煙頭,眼睛癡癡的,臉上有溫柔的笑紋。他肯定想起了同樣溫柔的往事。

        我說:“讀初三時,我的班上轉來了一位女孩子。個子不高,人很瘦,臉卻白凈得像剛從桶里倒出的酸奶子。同學們都叫她‘白骨精’,她也不生氣?!?(未完待續)


      1. 上一篇:德格多普溝游記(二)
      2. 下一篇:故鄉的玉米花花

      3. 本文地址: http://m.esdmenjin.com/html/wh/kcwh/99705.html
      4. 俄罗斯极品美女毛片免费播放,花蝴蝶在线观看免费版高清中文,一个好妈妈中字光头强,聊斋奇谭之五神通

            <dd id="3e6ef"><track id="3e6ef"></track></dd>
              <em id="3e6ef"><acronym id="3e6ef"></acronym></em>

              <li id="3e6ef"><acronym id="3e6ef"></acronym></li>
              <button id="3e6ef"></button>